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青风驿站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青风驿站 > 优秀散文诗歌
又见箩儿匠
作者:张 峰 发布时间:2014/4/15 8:32:16 点击量:

   

    上班的路上,车子刚驶出县城的正街,突然看到河滨路上一位正在快速行走的箩儿匠。
  尽管河滨路上人来车往,之所以一眼就认出了一位普通的箩儿匠,是因为这个身影对我来说不光熟悉,而且引起我对童年农村生活的一段追忆。
  儿时生活的白于山农村,群山万水,连绵起伏。几座大山包围一个村落,每一个村落里散落着几户人家,不管春夏秋冬,除了春蛙鸣、夏雷声、秋蝉吟、冬风声这些黄土高原固有的自然音符外,所有的村庄都是宁静的。庄稼人吃的是黄米荞面等百科杂粮,用的是犁耙、连枷、木锨等百样自制农具,祖辈们的衣食保障几乎是自给自足。所以,那个年代,庄稼人的生活就像离不开土地、耕牛、锄头、镰刀等一样,同样也离不开一个叫“箩儿”的传统农具。
  首先,庄稼人种的小麦、燕麦、荞麦、高粱等五谷杂粮,只有用石磨一遍一遍的推磨,再用底儿粗细不等的箩儿罗,才能过滤成等级不同的面粉;其次,庄稼人喂养的猪羊等家禽牲畜,饲料供应靠的全是自己耕作庄稼的麸子荑头(凋谢的庄稼花儿和庄稼颗粒的外壳儿);再次,庄稼人逢年过节用黄豆做豆腐,用荞麦糁子擦凉粉,工艺传统,程序复杂,其过滤的环节也少不了用到箩儿。总之,那个年代,一张竹箩儿维系着庄稼人生活的全部,箩儿可谓是庄稼人的命根儿。
 走进庄稼人的储存粮食的仓窑,墙壁上都会挂一排大小不等的箩儿,罗面的、过酒的、筛麸子的,每一张箩儿都有它特定的用途,这箩儿就成了一户人家富裕程度的代表和象征。一群老少妇女围着别人家的一盘土炕,抓起炕头上面斗里新推的面粉观察一番,她们绝对不会评说麦子品质的好坏,而是说“看人家的箩儿有多细”。
  “张箩喽!张箩喽!”那个年代,寂静的村落往往会被这样的吆喝声叫醒,吆喝声先是引来一阵犬叫鸡鸣,接着便是人们搭腔招呼张箩人到家里来。张家今年的麦子丰收,早就盼着张箩儿的人;李家冬后要和刚成家的儿媳分家,自然少不了准备几张像公婆当年准备给他们一样的箩儿;王家祖上留下来的两张箩儿,尽管底儿穿了堂,但箩框儿依旧光滑油亮,换个箩底儿既省钱又好用。不大工夫里,人们就把箩儿匠围个水泄不通。张箩人边跟大人们讨说着价钱,边干着手里的活。四川盛产竹子,竹子光滑而耐用,所以箩框的材质多选竹子,因此张箩人多为四川,张箩人手里的一针一线也诠释着他们的艰难生计。箩儿匠一年四季穿行在白于山的各个村庄,他们多数三两结伴,但大都是一前一后进村。
  一张普通的箩儿,见证的不光是白于山人的艰难生活,也诉说着生活在黄土高原的人们对美好爱情的追求。多少年来,在陕北一直传唱一首《推炒面》的小调儿(陕北人把燕麦炒熟磨成面粉可以直接食用,这种面粉叫炒面),歌词中就写到了箩儿。
    白驴儿推来黑驴儿换
    我给我的男人推炒面
    二郎妹子吆
    我给我男人推炒面
    
    粗箩儿罗来细箩箪
    我给我的情郎推炒面
    二郎妹子吆
    我给我的情郎推炒面……
  如今,现代的机械加工早已取代了传统的磨推碾滚。因此,在繁华的县城里又见箩儿匠,顿生亲切自然不难理解。毕竟,这些延续了多少代人的历史文明,即将要消失在我们视野中。作为出生并成长于黄土地上的一代人,怎能不为之牵念呢?箩儿,罗出的是农家人一年的收成,罗出的是农家人的精打细算,罗出的是农家人的好光景……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版权所属: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团委 法律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