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青风驿站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青风驿站 > 优秀散文诗歌
石油故事 “小鬼”换岗
作者:黄宝玲 发布时间:2014/4/15 8:44:14 点击量:

    我的父亲今年八十岁。耳不聋,眼不花,走路像个小伙。他是58年参加延长油矿工作的老石油,我是他的继承者。年轻时性格豪爽的父亲,经历着他那个年代“葛二蛋”式的动人故事。
    父亲1933年7月15日生,祖父好四方神游,给村人看一些小病。祖母生父亲那天早晨,祖父出门,看见谷子田里,绑着衣物支鸟的“木头十字架子”,就给父亲起名“田挽”。父亲就如这名字一样,在寂寞的山谷里,顽皮、搞笑、恶作剧,让村人避他三分。
    田挽,姊妹六个。孩童的他,家里租地主田种地。为了一家八口人生活,田挽常常被严厉的哥哥领着,到田地里背粮食,沉重的谷子,让十二岁的田挽,走啊走,哭也哭。大人笑满脸三花的田挽,被他骂的无趣走开。
1947年3月,十五岁的田挽,受不了祖父让他砍柴、拦羊的苦差,跑着去乡镇报名,当了一名小兵。在当时所属中共中央绥德第二后方和平医院,当了一名医院护理兵。
    在医院里,面对一个个伤残的大兵,田挽在伤兵中间穿梭,为大兵们打饭,拿纱布,倒水,扶着上茅房的琐碎工作。他惶恐、害怕但又鼓舞、受到震撼。一次,田挽看见被炮火打伤的年轻小伙,他的英俊面孔,让田挽与他亲近几份。“小鬼,过来说说话,几岁了,家在那里……”,大兵的笑脸,让小鬼田挽对眼前的伤残流血,少了恐惧。伤好后的大兵,又回到部队,田挽听说那个大兵被炮火打死了。那时的田挽,多了对家乡的想念,少了对田里苦差事的抱怨。
    1947年3月,胡宗南率领36个旅二十多万人,向党中央所在地延安,大举反攻,妄图一举摧毁我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党中央、毛主席审时度势,决定暂时撤离延安。田挽随第二后方部队医院,从绥德县木头鱼镇渡黄河。黄河之水在黑夜中咆哮着。在簇拥着老少伤残病号的船上,从没坐过船的田挽,此刻紧紧抓着船帮,闭着眼睛,抹黑过了涛声汹涌的黄河。在黄河对岸山西某村镇部队驻扎下来。田挽感受着部队和人民力克蒋介石、胡宗南二十万军队的决心和信心。田挽在大道上,听到这样的歌“胡宗南进边区/三十六个旅虽然他威风大/我们不害怕。胡头到绥德/胡尾巴撩盘龙,王震将军真英勇/胡尾巴都割尽……”。唱着这小调,田挽和大兵们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忘的日子。
    1948年2月,想家的田挽,被当时在和平医院工作的姑父托付在各个部队站点,一站一站送回绥德老家,姑父带着矛盾的心情,告诉田挽等部队回来看他,顺便归队。经过千心万苦的煎熬,田挽终于回家了,成了村里“见过世面的人”。大家自然佩服他几份,上树掏鸟、组织小伙伴劳动,那自然是小菜一叠的事了。就是家里弟弟不听话,田挽免不了严厉教训一场,自然让大爷(绥德人,称爸爸为大爷)追着打,田挽总是生气的说‘我是大人了,你们不听我的,要后悔的!’。
   1948年8月,胡宗南部队被打跑。田挽再次归队,地点是延安根据地南桥所在地——中共中央西北党校。当时姑父马瑞师也在延安后勤处,职任科长(田挽回忆,在绥德和姑父一同工作的,还有时任绥德县委书记的习仲勋,习近平的父亲也在一起工作)。
   田挽换了工作,给姑父当了勤务兵。这个工作好,在姑父身边,轻松、自由、不吃苦,最高兴的是能骑马。在姑父面前乖巧、胆小的田挽,离开姑父视线,就变了一个人。田挽把姑父的大马牵出来拉练。同伴们惊叫着,不让他骑大马,他猴一样跳上马背,‘驾’一声,只见黄尘,不见人。从总部到枣园,田挽附着马背,箭一般飞过路两边的商店、小贩行人。过瘾了骑马的游戏,事情闹大了,姑父知道后,叫警卫拉着田挽到办公室,板着黑脸,像塔一样站在田挽前面,田挽气焰像是被水浇了一般,凉丝丝的。田挽被姑父罚当晚不准吃饭,站立三小时,直至头昏眼花。这以后也成为大家的笑柄,田挽再也不敢了无组织、无纪律了。
    还有一次,让晚年后的田挽回忆起来,津津乐道的事。一次,田挽站在高高的机关大院院畔上看延安。突然看见远处延河上一些人,在冰摊中一辆小吉普车边推拉着汽车,显然很吃力。田挽看见了,想着一定是车陷冰河里了,他拿起斧头,一溜烟跑到大伙面前,三下两除二,就把厚重的冰砸烂,汽车没有了障碍,一下被推拉出来。一个军人干部说“小鬼,谢谢你,来,来给你照张像吧!”。后来,田挽听大家说,那位干部就是“彭德怀司令”,着实让田挽兴奋了几天。
   1950年,调皮捣蛋的田挽终于又回家了,姑父的担心高过于田挽的顽皮,回家让父母亲管束他。这时的田挽,已经是十八岁的大小伙了,回家识字、写字,跟当村长的五爸处理大事。田挽成长了,56年7月,田挽入党了。当了村里的会计、保健院、畜牧员。官衔比较多,田挽觉得少了看外面的机会,田挽告诉五爸,他要出山,看看外面的变化。五爸拧不过他,有一天五爸从乡上开会回家,告诉田挽“延长油矿招人!收年轻力壮的人了“。田挽一蹦老高,我要报名去!。
   寒冬的午后,田挽打着连搭,走十几里的路,到乡里报名。再到六十里外的绥德县城进行面试。在一处大院内,四十几位毛头小伙子,还有些是大姑娘,站在院子里。熙熙攘攘的,有愣头青大嗓门的,有胆小腼腆的;有个子高的,有像孩童小个子的;有高兴的、有犹豫的、有嘻嘻哈哈跑跳的,穿的衣服颜色五花八门。情景各异。田挽,一个山沟里出来的瘦小伙,自然引不起大家的注意。可是等到一个中年戴帽子的男人喊“黄田挽!”,“到!”。大家目光一下集中起来。部队式的洪亮声响,在黄昏的大院里,倒是极显目标。
  “你是党员”。
  “是!”。
  “那好,你带队!”
  “带那里队?”
 “这次招的人,任命你为队长”
 “我!”(绥德话)
 “奥,明天6点,坐车一早出发到延川永坪油矿报道”
 “是!”
  一阵窃窃私语,黄田挽成了大院内的小名人。家乡附近的小伙、年轻姑娘们,对田挽投去几份敬佩。
  1958年,寒冬的一天早晨,黄田挽和三十多名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乘着延长油矿的解放槽子车,迎着寒风,一路走向向往的——延长油矿前进。
  黄田挽(后改为‘黄孝高’)终于从一个兵、一个农民,改换成石油工人了,这工、农、兵,让黄田挽不断开拓视野,那个让全中国人民的欣喜——社会主义金光大道。
  如今的黄田挽,已经八十岁了,延长石油这艘石油战船,已经在他面前乘风破浪,勇往无前!驶向辉煌!他享受着阳光般的温暖。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版权所属: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团委 法律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