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青风驿站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青风驿站 > 优秀散文诗歌
梦回五台
作者:孙雯 发布时间:2014/4/15 8:50:43 点击量:

总有一个约定,无法违背,执着等待你去赴约;总有一种信仰,在等待灵魂皈依,依次打开你尘封的心门,穿透滚滚红尘,看你心底的明月清风为谁起舞……
                             ——题记

         
我是来赴约的,赴那旧日里匆匆别去的约定。
温柔倾泻的阳光,苍翠环绕的山峦,汹涌舒卷的云絮,壮观静谥的山门,拂面而来的微风。所有的一切陌生又熟悉。一上午漫长的行程,一上午焦灼的期盼与等待,终于抢在骄阳疲倦之前,抵达了五台山。
天高云淡,绿荫环绕,檀香淡淡,梵音隐隐。在这天然的禅境中,任由你携带怎样肆意磅礴的思绪而来,只要踏进这方叫五台的圣地,风云万端也会变得平静从容。就连追随了一路的刺目灼人的阳光走到了这里,明明是亮晃晃的,却像洗涤后一般,没了骄燥和刺毒,变得干净透彻;桀骜不驯的风吹到这里,也不敢跋扈,变得温柔凉爽。本已混沌麻木的心来到这里,顿然间恢复了本性的嗅觉与感观,青草的味道直扑鼻来,沁入心脾。青葱郁郁的大千世界正在收留我红尘奔波的满身疲惫。
仰视五台山,更觉的它像是一位得道入定的高僧,沉淀了岁月的风尘越发容和睿智了,平静祥和的微笑着,注视着脚下纷纷纭纭的唐突访客。
五台山的厚重,不仅仅因为它是文殊道场,更因为它在历史的风云变幻中,经历坎坷,兼容并蓄,沉淀和浓缩了两千年佛学的精华。在鳞次栉比的古刹中,在数以万计的典藏中,在恢宏气派的金匾玉幢中,在流传千古的楹联诗文中,在宗派宠杂的僧尼喇嘛中,在绚丽多彩的如画风景中,你能看到厚重的历史底蕴和深刻的佛学禅理,你的眼前能浮现出大汉的万顷苍池、盛唐的辉煌场景,你的耳边能听到大白塔上清脆的铃声带着佛前吟唱的诵经声从恒古不变的云端传来,悠悠然然的撞击你灵魂深处的每一个节点。
文殊是般若的化身,而般若即智慧,般若生诸佛。在这方智慧的净土,你随意游走踏进哪个佛门,跨过哪道佛槛,便是抛却红尘于身后,无论你是如何的伤痕累累,如何的疲惫不堪,如何的心灰意冷,那高高供奉的文殊菩萨,拈指一笑便佛光一现轻拂明台,所有孜孜不倦的营营功利,在这里都会变成云中富贵,纸上功名,所有不堪重负的累人欲望,在这里都会变成过眼浮云。
一路上,我不止一次的想,多年前匆匆的邂逅,我的心是混沌的,眼望着佛心却不懂佛,以为佛太大,我太小,那道佛槛是我不能跨越的。可是,我却坚信终有一天我会再回来的,我会再度站在高高的菩萨顶,遥望远方的神庙,会轻轻转动那长长的经筒,触摸残留的温度,会再燃一柱梵香,许一个不会实现的愿望,会再次回到他的脚下顶礼膜拜,接受心灵的洗礼。我坚信我会打开尘封的心门,穿透红尘迷茫,就能看到心底的那一缕明月清风。
   
   二
   
菩萨顶坐落在灵鹫山之巅,亦是在五台中台龙头之上,金壁辉煌的庙宇悠然镶嵌在绿林之中,四方神庙逶迤环绕,流云轻风信手拈来,如众星捧月般簇拥着这坐喇嘛宫。而那明丽的风光,轻烟起荡的香火,浩然杳渺的梵音,恍惚的意境,须臾便会将你的心滋养的通透明润。 顺着浩渺的烟火之岸回望,三百多年前,清帝对菩萨顶宠遇极隆,菩萨顶也迎来它最重要的转折点,从一座历史悠久的汉传佛教青庙变成了黄教的领袖寺庙,从此,便成为佛教徒心目中的圣地,吸引了数不清的藏蒙信徒,在漫漫朝拜路上顶风冒雨,徒步跋涉,前来虔诚敬拜。
不知是谁说过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而我却一直以为幸福与信仰无关。
当我站在高高的菩萨顶,看着脚下匍匐前来的朝圣者,伏倒尘埃,五体投地,虔诚的嗑下一个个等身长头,从108级台阶匍匐而上,一步步抵达这座心灵的圣坛。他眉心磨出的重厚的苍灰色老茧与淡然世外的那份安宁虔诚平静,瞬时带我给巨大的震憾,我整个人像被抽空一般征在原地无法动弹,我突然明白有信仰的人真的是幸福的。
佛祖说过脱离轮回最大的障碍便是烦恼,据说登上菩萨顶这108级台阶,便会将108种烦恼踩在脚下。我不知道,这名信徒从何处而来,用了多少时间,走了多远,是如何用身体丈量黑色的大地,用手指细数天空的流云,如何翻山越岭,风餐露宿、精进苦行,走得瘦骨嶙峋才走到这里。这是一段多么艰难的旅途,要越过滚滚红尘,看尽落花流水,历尽离合悲欢,不问得失,不问因果,忍受孤寂,吞下寂寞,不管有多少人离去,都不改变自己行进的方向。是信仰让他的心皈依原始的本能,使他的心就像深深海底的水,永远保持着清明,也给他无穷尽的力量,让他从生命的困惑和迷惑中走出,直至今日,抛却欲念与烦恼,寻到真正的自我。
回首,灿然夺目的大牌匾上琉璃闪烁,斗拱如花如织,无数香火在光阴里粲然熠熠。无数生命在风尘中此消彼长,无数迷失信仰的我们,汇集成一道色彩斑斓,五光十色的大河,从山顶涌出,带着无数的欲望逆向而行,向着无止境的烦恼而去。
那个擦肩而过,一无所有的信徒是幸福的。
    

五台山的夜像是一瓶打翻了的粘稠墨汁,不是倾倒而出,而是一点点顺着连绵起伏的山体流下来,慢慢吞没残阳兴尽归时,才发现窗外早变成了一滩浓的化不开的墨。
夜访五台,佛门紧闭,寺内诵经之声不断,寺外香火缭绕旺盛,佛的禅思之火并未因为日出日落而熄灭,人的希冀之心亦未因日出日落而淡泊。无数个希望与愿景,在夜幕下明灭燃烧,争享佛的恩惠,盼望佛能指引未知的未来。
五台山的夜是冷冽的,落脚的小旅馆,墙体斑驳,潮湿阴冷,厚厚的毯子被子,压了一层又一层,可寒气与潮气仍无所不在,同行的友人带着一天的劳顿倒头便睡。我却是辗转难以入眠,听不到远处沉沉的钟声,嗅不到焚香的味道,淡淡的月色却透过浓浓的夜色,顺着窗帘的缝隙滑了进来,咫尺天涯的距离与迷离的梦都是如此清晰,在这仰望佛的短暂时光里,没有温暖的感动,没有多情的缠绵,唯有一夜的清凉如水,让无法囚禁的生命与灵魂在疲惫的旅途中得到了片刻的栖息。
一夜难眠,清晨,明媚纯净的阳光早早的便落了下来。晨光中,车子渐行渐远,一步步远离了五台山。在狭小热闹的车箱里,我的心再次被抽空,我再次被莫名的伤感侵袭,被隔离在了这个喧嚣的世界之外。
是的,我悲伤,是因为我知道,我以过客的方式走来,又匆匆以过客的方式离开。我悲伤,是因为我又踏上了那一眼望不到头的孤单长路,我只怕此去经年,心经了四季的轮回,会愈发变的沧桑不堪,将信仰迷失。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版权所属: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团委 法律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