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青风驿站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青风驿站 > 优秀散文诗歌
母亲做的千层底,你还记得吗?
作者:七里村采油厂 李延辉 发布时间:2014/4/15 8:52:57 点击量:

    鞋是我们每个人都离不开的,现在有旅游鞋、皮鞋,高档的、中档的,可以说琳琅满目。花样翻新。但是妈妈为我做的一双布鞋,让我久久难忘。它曾伴我走过童年,走过学生时代,步入社会。这是一双妈妈亲手做的手工布鞋。我的泪水涌出了眼框,昏黄的灯光就得模糊起来,母亲的身影历历在目。
    从记事起,家里就一直非常贫穷。贫穷就像一条毒蛇,不断啃噬着我幼小的心灵。虽然身为姐弟三个的老小,但因为家境穷困,我几乎没有享受过穿新衣的幸福。衣服都是哥哥姐姐们穿剩下的或者是别人给的旧衣服,母亲把它们将它们缝了又缝,补了又补。因为这些旧衣服度就是我四季“盛装”。
    妈妈心灵手巧,会做各式各样的鞋,有平口鞋、尖口鞋、虎头鞋、青蛙鞋。从小到大,我穿过妈妈做的各样各式的鞋,但我最喜欢穿的还是妈妈缝制的登绒布鞋。登绒布鞋有蓝色的、黑色的、紫色的,布上面均匀地排列着一道道布更子,像农民地里的田垅子,用其做的布鞋不但结实,而且好看。当时,登绒布比较贵,农村卖的不多,因此比较“稀罕”,可妈妈每次做布鞋都给我用登绒布做,脚面上左右还用缩紧带做成拇指大小的装饰,穿在脚上舒服、好看。在我的记忆中,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做“布壳子”(又名袼褙)、纳鞋底。温暖的秋阳下,母亲摊开一块门板或饭桌,把一块块旧布帖在桌面上,一层浆湖,一层旧布,一层、二层、三层……帖成厚厚的“布壳子”,母亲一手的浆湖,啪啪地拍着桌面,把“布壳子”拍得紧紧实实地。“布壳子”晾透晒干后,母亲就开始剪鞋样、纳鞋底、做鞋帮、上鞋子了。 
    小时候的我喜欢坐在母亲身旁看母亲纳鞋底,母亲手指套上顶针,对准鞋底一针扎去,再用顶针向上一顶,针头便带出棉线在手中飞舞,发出“哧哧”的响声,还时不时把针在头发上荡一下,为的是走针时更顺滑,这个动作使母亲看起来更加柔美慈祥。我会经常依偎在母亲身旁,边看着母亲纳鞋,边又进入了梦里。鞋底上针脚整齐、横成行竖成列、密密匝匝,仿佛满天有规则排列的星斗。鞋底子上面的针线密密麻麻,但都很均匀地排列着,像手指上的“罗纹”,一圈一圈的,好看极了,做好一双鞋最少得用三天时间。妈妈每次给我做鞋,都是密密地缝,妈妈说针线越多,做的鞋越结实,男孩子的脚穿鞋废,缝结实一些可多穿一些时间。做布鞋最费工夫的就是纳鞋底,鞋底纳好了,做鞋帮,“上鞋”,就很快了。
    每次我都很认真的看母亲纳鞋底,有时候还抢着鞋底帮母亲纳几下,母亲在一旁一边笑着说我们家的腾腾是个男娃,不用学习做鞋,一边有耐心的教我走着针线,不停地我说:“做人就要像这千层底一样一针一线,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才能站得稳走得正”。那时我太小,不能完全理解母亲这些话的深刻含义,只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我喜欢看母亲纳布鞋时的每一个动作,手臂悠长自如地引线伸缩,像小提琴家悠闲熟练地拉着琴弓,在年复一年里,日复一日里,一双双硬实的布鞋纳好了,母亲就像一位才华横溢的小提琴师,奏响着人生岁月这首伟大乐曲,奏响着我们的人生旅程。 
   妈妈识的字不多,可妈妈有一本书。平时,妈妈对这本书爱不释手,有时还藏起来,怕我不小心给撕碎了。有一天,我用好奇的心翻开这本书,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宝贝,结果一看,被里面的内容给深深地迷住了。这本书里每页都夹着一个鞋样子,大大小小,各式各样;有鞋底样子,也有鞋面的样子。现在我知道妈妈为什么爱这本书了,因为这些鞋样子都是妈妈的宝贝。 
   我就是这样穿着母亲做的布鞋走过了童年,走进了少年。说实在的,因为与现在穿的各式鞋子有了比较,才感觉到布鞋穿着有多舒服。而在那些一年到头只穿布鞋的日子里,倒没觉出布鞋有多好。相反,穿布鞋都穿腻味了,能得到一双皮鞋或运动鞋成了那时的我心中梦寐以求的事。但在上高中之前,这个愿望一直都是没有实现的梦。那时自己就像土包子,羡慕的看着同学穿各式各样的鞋子,迈着轻盈的脚步,行走在充满活力的青葱岁月。
   我们一年一年的长大,母亲也一年一年的老去,母亲眼睛早已花的不行了,带着花镜看东西都很吃力,更别谈做针线活了。我们也有条件买各式各样的鞋子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总是特别怀念曾经穿腻味的布鞋,怀念那种舒适温暖的感觉。梦里,还经常会出现母亲夜里专注纳鞋底的情景,醒来时,满心的温情和感动。 “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做人”将会伴随我一辈子,永远也不会忘记。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版权所属: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团委 法律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