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青风驿站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青风驿站 > 优秀散文诗歌
陕北山毛杏
作者:张 峰 发布时间:2014/4/15 8:56:13 点击量:

    陕北的四月,正是毛杏扬花的季节,沉睡了一个寒冬的黄土高原好像刚刚梳洗打扮过的姑娘,瞬间戴上美丽的花环,使它原本荒瘠的身躯靓丽了许多。但自古天公就习惯用它特有的“本领”考验着这方土地,也考验着这方土地上的人民。陕北的四月最容易出现晚霜冻,一夜北风花盛开,一晨晚霜万花败,因此,陕北山野间、村庄里的山毛杏,五年有三载都挂不了果。杏花开的正艳的时候,往往一场晚霜冻的侵袭,让所有的杏树在这一年里独守“空巢”。
    陕北人的一生都离不开山毛杏,陕北人与山毛杏相依为命,因此,在陕北人的生活中,演绎着一段段关于山毛杏的传说,山毛杏也留给陕北人太多美好的记忆。
    山毛杏大概有两种传统分类。一种分离核杏和粘核杏两种:离核杏用手一捏,杏肉和杏核直接分离;粘核杏则是杏肉和杏核粘粘在一起,食用的时候只有把整个杏囫囵吞在嘴里,吃完杏肉再吐出杏核。另一种分苦杏和甜杏:苦杏的杏仁口感很苦,一般只做药用;甜杏用斧子、砖块破核后直接食用杏仁,其杏仁没有苦味。同是杏仁,为什么会有苦、甜之分,小时候曾听得一个说法,说是狗囫囵吃杏拉下的狗粪里的杏核,当种子种出的杏就是甜杏,此说法真实与否,我至今不得而知。
   山毛杏的民间分类按其成熟的月份,还有五月杏和七月杏之分。记得老爷家花果园的塄畔下就长有一颗五月杏,农历刚进五月,别的杏子的杏核刚刚形成,杏皮上裹满的细毛还没有退完,看着就让人酸的张不开嘴的时候,这棵五月杏就成熟了,这比其他杏子的成熟期整整提前一个月。一篮亮黄的杏子放在老爷家的炕沿上,看着饱眼福,吃着饱口福。七奶奶家住的那个窄沟渠叫拐沟殿,陡崖上长有一棵七月杏。农历七月底近八月,别的杏子早已颗粒不挂,这棵树上的杏子才慢慢泛着红脸,为忙碌秋收的人们恩赐一份天然“干粮”。和朋友说到关于山毛杏的写作,还听到八月杏、九月杏的说法儿,因第一次听,也未曾见,我不敢评说。不管是五月杏,还是七月杏,这种错季的丰收,似乎有些违背自然规律,所以让人感觉新奇。我总理解为这是黄土地对陕北人的恩赐,它使尽魔法疼爱和善待着生活在自己身躯里陕北人民。
    山毛杏的用途,其一,食用自不必说,花骨朵座上米粒大的幼果孩子偷着吃,指头蛋大小的酸毛杏“害口”的孕妇吃,成熟了的鲜杏男女老少吃、行路过客吃,吃不完的晒成杏干过季吃,酿成杏醋调菜调饭吃。陕北人吃杏干有讲究,人们把十一腊月叫“空中时月”(年猪腌肉吃完,一年中最缺肉的季节),口馋的人们抓两把杏干用开水浸泡,然后加上白糖食用,食者过瘾爽口的表情足以让观者垂涎三尺。杏醋酿制佐料单一,酿造工艺简单,醋品除一个“酸”字别无特色,今天已经很少有人再酿造了。食用别类还有杏仁可当菜,杏仁脱皮用凉水浸泡,然后与苦菜、菠菜、豆芽等拌起来,便是一道色泽好看、美味可口的下酒好菜了。当下,在酒店里的饭桌上类似的菜肴也屡见不鲜。用途之二是药用,杏仁有去疼、祛痰、止咳、平喘、润肠等功用,被药厂收购后加工配置成药品,也记得有胃病的老人衣兜里经常随身装几粒杏仁,胃疼发作时吃几粒,即可缓解疼痛。因此,山毛杏也是陕北人的经济收入来源,填补着陕北人穷困潦倒的生活。
    深秋的陕北,大自然会最后一次展现自己光彩绚丽的风采。陕北大地千山万壑间生长的各种树木在秋日骄阳的照射下,伴着几场习习秋风,一夜间魔术般地变成了五光十色的世界,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你会觉得进入人间仙境一般。杏叶相比于杨树、榆树的叶片大,无论是一树,还是一枝,在这个季节里,总会展现出万山丛中一点红的魅力,所以最耀眼、最美丽的当数杏树了。做电视记者的时候,曾拍摄过一组杏叶层林尽染、红透山野的画面,在市台的新闻节目里播出“秋色妖娆惹人醉,杏叶红于二月花”的社会新闻。时至今日,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一山山、一树树、一枝枝、一叶叶的红色。深秋的天空很少有云,在太阳光的直射下,树枝随风摇曳,片片红叶穿透于阳光下,亮的发光、亮的刺眼,展现在电视荧屏里,就更感觉赏心悦目了。沉浸于这样环境里,你不会不爱陕北的山毛杏,不会不爱美丽的大陕北。
    陕北山毛杏生命力顽强,适生性别无可比。一颗熟透了的杏子落在地上,在阳光风雨中杏皮腐烂脱落,但只要杏核能沾一点泥土,它就会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在陕北群山间,往往会看到毫无遮拦的山顶上独生一棵山毛杏树,没有好友的陪伴,只有风沙的洗礼,像一个哨所,像一位天使,静静地观察着村落的变化,守护着村落里的人民。陕北山毛杏的叶子可以做饲料,成材的杏树可以箍水桶、做家具,枯死的树干可以当柴烧,陕北山毛杏从生到死,为陕北人奉献着自己的一生和一身。
   随着农业科学技术的发展,如今,县城里的超市里差不多一年三季都有杏子,凝结着果业专家的心血和智慧,过去不曾听、不曾见的鲜食杏、仁用杏、白杏、莓杏等出现在市场上,但永远不会抹去我对陕北山毛杏的记忆,我心思忖,这个周日该带妻儿回乡下老家采摘山毛杏了。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版权所属: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团委 法律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