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青风驿站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青风驿站 > 优秀散文诗歌
我的小姨兄
作者:张峰 发布时间:2014/4/15 9:01:54 点击量:

    一个月前,小姨兄十七岁的大儿子刚娶过门的媳妇,新婚第二天就生了小千金。因此,小姨兄欣喜地向亲戚们挨家打电话报喜,说自己为爷爷了。这些天来,我在为小姨兄心存祝福的同时,总为他小小年纪为家庭、为生计不堪重负所承担的巨大压力而生怜悯之情。
    小姨兄是四姨的小儿子。说是小姨兄,其实我俩同年出生,他长我几个月而已。小姨兄为爷,你会想到他应该是年过四、五十岁的人了。其实,我们的年龄三十过四而已。和自己相比,娇儿才九岁,要为爷想必至少在十五年、甚至是二十年之后。侄子刚完婚就得千金,在这个年代一点也不为怪,但像小姨兄一样年龄做爷的,着实为数不多,听来让人感觉很是稀奇。难怪,小姨兄得孙女的佳讯,这些天来就成了街坊邻居茶前饭后的热门话题。
    小姨兄在兄妹中排位老五,四姨给他取乳名叫“挽儿”,这个名字无须考究,我想是四姨有了三儿两女之后,依然根深蒂固的存有多子多福的传统观念,盼望小姨兄身后的能再是男娃子。因为四姨给大姨兄、二姨兄、二姨姐依次取名叫“拉小儿”、“来小儿”、“拖小儿”,所以,我的这个推理自然不会有错。
    正因为儿女多的拖累,印象中,四姨家一直都过着清贫拮据的日子,五个姨兄姨姐几乎都没怎么上学,早早地就成家的成家,嫁人的嫁人。大姨兄十七岁就成了家,大姨嫂不是别人,是大舅家的四闺女,比大姨兄还长一岁,原本我和大姨兄都该管她叫表姐,在我们现在无法理解的世俗背景下,四表姐硬是做了自己表弟的媳妇。原本做姑姑的四姨,又成了四表姐的婆婆,那个时代在陕北,像这样的婚姻俗称亲上加亲,也叫“娘儿(陕北人把姑姑多称娘娘)做婆”亲。在我家的亲戚中,类似的姻缘还有三姨家的儿子娶了五舅家的女子。
二姨兄娶了媳妇没过一年就闹了离婚,小姨兄看着一个家一贫如洗,自己成家指靠父母没有多少希望,十四岁他便独身闯荡宁夏。凭着天生的幽默风趣和一张三寸不烂之舌,更重要的是一副善良的心肠,在打零工的生涯中,小姨兄讨得一宁夏女子的喜欢,她就是我现在的小姨嫂。没有计较大陕北自然环境的恶劣,没有嫌弃小姨兄的清贫,没有迎亲的唢呐和花轿,就两家人一起聚餐一顿家常饭,小姨嫂便进了小姨兄的门。
   婚后的十多年里,小姨兄夫妻依然生活在宁夏的省会城市银川,俗有凤城、湖城之称的这个城市消费水平相对较低,九十年代以后,好多陕北农村打工族都选择这座城市,我曾听得家乡里的打工族评说这个城市很养人,即便是分文没有的乞丐,只要来到这座城市,就不会被饿死。十多年里,小姨兄靠打临工养家,虽说能混饱肚子,但日子一直过的紧紧巴巴,年年打工年年落个手头空。尤其是添了儿子以后,日子一度就更拮据了。穷怕了的小姨兄五年前毅然做出了一个决定,带上全部不到一拖拉机的家当,举家回到了吴起,用退耕还林的补助款买一台三轮车,跑起了拉运的营生。生活在同一个小县里,总能碰到小姨兄焦黑的皮肤沾满尘土,驾驶三轮穿行在大街小巷里,他用自己的辛劳和汗水艰难地维系着一个家庭。姨兄间偶尔一起聚聚,除了畅饮一肚子酒,再就是漫无天际的说笑。尽管彼此的日子和年龄都在发生着变化,唯有兄弟间手足亲情和洒脱的性情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由于过着游荡不定的生活,对孩子的成长和教育来说,自然是非常不利的。小姨兄的儿子小学没读完,就辍学在家了。这也是他过早走上社会,过早涉足婚姻的主要原因。四年前,小姨兄为了补偿妻子痴心不改、一路相伴的愧情,他备了酒席,请到了亲邻,为自己补办了一个迟来的婚礼,两年后又生了小女儿。四年后,小姨兄又求情举债,为早恋的儿子娶了媳妇,并早早地添了隔辈人。
    如今,小姨兄已经是六口大家的“主儿”了,在未来的年月里,小姨兄还将继续承受生活的重压和考验,但经历了岁月的洗礼和磨练,锻造了他坚韧不拔的意志和性格。我们相信,小姨兄一家未来的日子,像他得了孙子后脸上洋溢的笑容一样,一定是灿烂的,也是绚丽的。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版权所属: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团委 法律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