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青风驿站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青风驿站 > 优秀散文诗歌
我 读 金 庸
作者:子洲采油厂 黄冰 发布时间:2014/4/15 9:03:14 点击量:

    古语云有水井处皆有吟诵柳永词者,同样也可以说凡有华人聚集的地方,就有熟读金庸武侠作品的人们,“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幅金庸亲自操刀撰写的对联,全部十四个字由其著作的十四部武侠小说题目首字组成,十四部煌煌巨作,洋洋洒洒上千万余言,精心描绘了无数缠绵悱恻的爱情传奇,使一代又一代人徘徊其间流连忘返,此为何故,不为别的,只因金大侠书中字里行间始终贯穿一个情字,这个情字最能拨动世人的心弦,无论垂暮之年的龙钟老者,还是初出茅庐的青年才俊,都曾为情所困、都曾为情所扰,都能在金大侠书中寻找到最好的慰藉,也许都曾发出“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金大侠也”的感叹。
    众所周知,爱情至高境界是双方情感的投入、共鸣和升华,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之事,但也有另一种状态真实存在,一方苦苦地求索,另一方却总是无动于衷,这样没有回报的投入确实令人沮丧,这和金庸作品飞狐外传中男主角胡斐坎坷的情感历程何其相似,也应验了时下流行的两句话“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其实我爱的人不爱我,绝非可悲复可叹,至少说明此人还系性情中人,只是暂时没有回报而已,如最终依然一无所获,理应也把对特定对象的思恋,视为向上的生活动力,凭此足可顺利跨越不同年龄段各种形式的“关山”。
     金大侠在神雕侠侣中也讲述了一个单恋的故事,在本书结尾,当神雕侠杨过完成种种扶弱济困的正义之举后,即将携娇妻小龙女重新归隐终南山,目睹此情此景,一直深深暗恋杨过的郭襄可谓肝肠寸断伤心欲绝,只见金大侠如缘巨笔写道“其时明月在天,乌鸦在树巅嘎嘎作响,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水夺眶而出”,读书至此,我也深为郭襄担忧,这当真是情何以堪,另一方面我联想到有多少和爱情同样美好的事物不知不觉中已悄然随风而逝,使我每次回首眺望来路,“眼泪忍不住就要夺眶而出”。
     金大侠本人在春秋鼎盛之时,也经历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情感之旅,他曾非常倾心于当红影星夏梦,可夏梦早已罗敷有夫,只能“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金大侠没有消沉和抱怨,而是将一腔深情倾注笔端,于是从其着力塑造的众多温柔可人、兰心慧质的侠女身上,诸如黄蓉、赵敏、阿紫、周芷若、任盈盈、温青青……,我们读出夏梦早年的倩影。金大侠是百年一遇的奇才,是学贯中西的大家,我辈俗人穷尽毕生精力,也难望其项背,但我们却可效法他面对苦涩失意爱情的姿态。不唯爱情,任何领域的角逐,无论成败得失,都应始终保持淡泊豁达的心境,正如苏东坡所言“胜固欣然败亦喜”。
     金大侠在经典武侠作品射雕英雄传中虚构了一个很特别的人物,那就是老顽童周伯通,此人因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方能以百岁高龄之身,独立特行于险恶的江湖,周伯通一片天真烂漫,全无心机和城府,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在生命的早晨,因某种机缘巧合,不远万里和大理国王妃瑛姑渐生情愫,继而珠胎暗结。这种横刀夺他人所爱的做法在任何时代都不会成为主流,因为它违反了做人的基本道德底线,不过,从周伯通非常态爱情范畴中,还可引申出一个普遍的结论,即爱神的突然降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也和权势、地位、财富、年龄没有必然的联系。
     金大侠在书中多次引用元代诗人元好问那首摸鱼儿词曲,其中有几句确实感人肺腑催人泪下:“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相信这是有类似履历之人的共同心声,只要太阳照常升起,只要大地上还有人类繁衍生息,就有对爱情的向往和追求,甚至我想,假如有一天地球如同孩童手中的弹珠,不小心滚落进宇宙的黑洞,而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包围中,地球的残骸仍然会熠熠生辉,那便是亘古不灭的爱情之光。
    前一段时间,据报端披露,有几个无行文人不甘寂寞,意欲制造轰动效应谋取厚利,竟然传送金庸先生已驾鹤西归的虚假新闻,众多金迷为此而揪心,纷纷四处求证消息真伪,要知道。作为郭靖、乔峰、袁承志、张无忌、令孤冲父亲的金庸猝然离世,该是何等震撼人心的一件大事,此事最终水落石出风平浪静,只是终未见金庸身边工作人员出面辟谣,也许是金大侠一如既往地“八风吹不动,无招胜有招吧”。
    身为亿万金迷一份子,我衷心祝愿慈眉善目、宛如得道高僧的金大侠健康长寿。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版权所属: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团委 法律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