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青风驿站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青风驿站 > 优秀散文诗歌
永远的芙蓉
作者:李红霞 发布时间:2014/4/15 9:06:20 点击量:

    对于芙蓉,很多人想到的是花,可对于我和挚爱芙蓉的人们来说,这是一种情感的寄托,只因家在芙蓉。从来没有想过老家会有如此美丽的名字,小时候听到大人们用方言叫,着实不好听,长大了,才真正的感受到美丽名字的吸引。我常常引以为豪的对朋友们说,我老家的名字叫芙蓉,每每这时候,总有人会问有花吗?我的回答很干脆,没有。至于老家为什么叫芙蓉,我从来没有追溯过。但我相信,这朵芙蓉花开在我们的心中。
    因为靠近阳光,老天给了足够的温暖,可水却是人们非常渴望的。芙蓉村在一个塬上,生活在村里的人们,总是在阳坡坡上挖几孔土窑洞安居栖息。水就要靠牲口驮了,水源就在我家脚下的沟里,我不知道跟着爷爷驮过多少次水,驮水也是我记忆中的一部分。我家原来有一头黑色的毛驴,每到驮水的时候,我总是骑在驴背,一路上听着人们讲动听的故事,他们说:“这些山都是猪八戒用爬犁钩下的,还说水的孙悟空用棍子打下的等等”,在他们的嘴里一切都是神话的,我在故事中流连忘返。爷爷是我见过的唯一没有骑过驴的男人,我只见过他拽着驴尾巴走,后来妈妈告诉我爷爷是舍不得驴。
    你也许见过动物园的好多动物,但你绝对没见过现场版的狗追狐狸。老姑家有一条白色的凶悍的狗,那些年代农村经常有狐狸半夜偷鸡。每到这时候狗的重要性就凸现了,谁家有狗,谁家的鸡就丢的少。老姑家的狗是厉害的一条,以至于狐狸不得不在白天来袭。鸡是在没有狗的看护下被叼走的,听见了鸡的叫声狗就像是离弦的箭一样追了去,这一幕正好被年幼的我看见并凝刻在脑海。狐狸在前面跑,虽然不是一只漂亮的白狐,但速度惊人。白狗就像是护鸡天使一样拼命的追着,看不见它气喘吁吁的样子,但见它像一个精灵,白色的精灵穿梭在山那头的树林里。狐狸最终还是胜利了,鸡没有追回来,狗有点沮丧的回到了窝棚。我不敢近距离的观察它,生怕它愤怒的火焰喷向我,但我能感觉到它些许是累了。从那以后老姑家的鸡被照顾的更周到了,再也没有听说狐狸抓走过。
    现在的芙蓉已是满目疮痍、一片萧条,土窑洞破破烂烂,原来走的路杂草丛生。几颗老树依然矗立着,好像寂寞也让它们变的苍老了许多。原来树下那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悄然消失,仿佛就在一夜间。清晨的鸡叫声是那样的响亮,就好像村子里只有一户人家。这也是我在三年前回去的景象,留守的老弱病残们,孤独的支撑着清冷的芙蓉。
   通往我家院子的路,原来拖拉机是可以行走的,可现在只有羊肠小道那样宽了,周边的草淹没了人们脚步的痕迹。就在下坡的地方,我清楚的记得那颗杏树,那是一棵人们称之为“羊粪蛋”的杏树,就因为它的果实像羊粪一样大。也许我再也吃不到这棵杏树的果实了,但它的味道记忆犹新,就在还没有完全熟的时候,杏子泛着一点黄,那黄色是里面果肉的颜色,咬上去面面的、酸香酸香的。此时此刻我仿佛又一次感受到了那股香甜。
   两年来,我再没有回过老家,妈妈虽然一直坚持劳作在那里,但忙碌的工作、繁杂的家务、上学的儿子等等,都没有使我再次踏上回家的路。我的家,现在已经不能居住了,土窑顶上,那些茂密的酸枣树已经把粗壮的根扎延伸到窑洞里。院子里那颗老槐树已是强弩之末、枯枝败叶,就连寄家在上的喜鹊早已不知去向,空留一个几乎散架的半圆的窝。门前母亲精心嫁接的梨树,长高了许多,但枝叶全无精神,就似霜撒般耷拉着,它应该正值繁茂呀!我突然感觉到它们像失去了亲人。院落里那一个灶台,早已面目全非,我依稀记得那浓香的炒鸡蛋味。走到那里,都是这样的,只有那些盖起了新房新迁新居的人们,院落里才有那一份久违的盎然生机。
   永远的芙蓉,这个题目来自于我的小表弟,他用相机清楚的记录了今天的芙蓉。也是我回忆起了童年流落的记忆,他和我相比,并没有在老家待多长的时间,但他对老家的感情胜过与我。村中央的一汪老池,早已干涸,四周围绕的柳树、白杨树照旧为它遮挡着阳光。我记得那一池水,颜色碧绿甚至浓绿。当年人们把它当做避暑之地,妇女们围成圈,在青石板上揉搓洗衣;  孩子们绕着树跑着、笑着;男人们悠闲的坐在树下乘凉、聊天;再看时,池已枯,人亦去。
   我突然想到一首歌,我觉得在此时吟唱最为确切。不要问我到哪里去,我的心依着你;不要问我到那里去,我的情牵着你。 我是你的一片绿叶,我的根在你的土地,春风中告别了你, 今天这方明天那里......。《绿叶对根的情意》我用它铭记永远的芙蓉。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更多新闻
版权所属: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团委 法律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